语言文字
学习资料
谈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
点击量:  更新时间:2014-07-02 16:08:52

  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50年来,推广普通话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推普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各个方面工作的配合。就语言文字工作说,要提供字典、词典,要推进汉语规范化,其中特别是语音的规范化。1955年召开的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的决议有6项,其中前两项是进行普通话审音和编纂现代汉语词典。当然还有别的方面工作,如制定《汉语拼音方案》(这个方案反映的是北京话语音系统,是普通话的记音手段,对普通话的学习和推广,非常重要)开展方言调查和研究等。本文着重谈普通话审音工作和审音工作对普通话推广作出的积极贡献。

  为什么要进行普通话审音呢?因为普通话里有相当数量的异读字词。例如“癌”在20世纪50年代北京话念yán,上海人念近似ái的音,影响北京话,出现异读。因为念yán与“炎”同音,像“胃炎”与“胃癌”,如果都读yán,是很容易相混的,把“癌”审定读ái,消除异读,方便应用。
  异读的数量比较大,可以从两个方面看。从语音分布看,在7000个通用字中,有异读的约830个字。异读音在静态情况下,相安无事,在动态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在口语应用的时候,就有问题了。例如“矛盾”的“盾”读dùn\shǔn .老字典以 shǔn ,为第一音,以dùn为第二音(《国音字典》),新字典相反,以dùn为第一音,以shǔn为第二音。上世纪北京某大学,一位主讲人把“矛盾”的“盾”念成了shǔn,同学们发生疑惑,查字典才知道“盾”有二音。类似的不乏其例。
  从语言应用来说,异读来自多个方面:①历史遗留:如“橇”古代有4个读音,到1953年《新华字典》还有cuì和qiāo二音,经过审音只读qiāo了。②北京话里新产生的异读:如“侵”在古代和现代方言都读平声,而现代北京话流行读上声。③文白异读:文读指读书音,字典通常用〈文〉表示,白读指口语音,用〈白〉表示,如“剥”读bāo是口语音,读bō是读书音。完全采用口语音,方言地区人学普通话增加困难,但完全采用读书音,又会失掉语言生动性,因此要审慎取舍。④破读音,是古籍中的读音问题,一般是整理古籍中的问题,但是也有少量的破读音随词语跑到现代书面语里来了,这就会出现异读,例如“文过饰非”按破读要求,“文”当由(阳)平声wén变读去声wèn.又如“骑”qí,动词;做名词读jì(铁骑)。⑤还有具有社会性的误读(主要受汉字的影响):如“塑”音为sù,现在误读shuò或suò,显然是受偏旁“朔”shuo读音的影响。相似情况的“谊”yì,受偏旁“宜”影响误读yí,“械”xiè,受偏旁影响误读jiè。⑥此外还有方言的影响:例如“亚”读yà,去声,但是受京东唐山一带方言的影响,有读上声yǎ的。“巷”本读xiàng ,而上海话读hàng.“巷道”人们读成了hàng,据说是上海工人的读音影响了北京话(《王力语言学论文集》)。⑦行业、地名、人名、姓氏等特殊读音也产生异读:在传统乐谱中,“尺”(chǐ)读chě。“枞”,枞树(即冷杉),读cōng,而地名“枞阳”读zōng,常产生歧异;“过”古代读平声、去声,现在只读去声guò,但作姓氏,今日承古读平声guō。⑧另有外来词造成的异读:如“槟”本读bīn,在“槟榔”一词读bīng,这个词来自东南亚。⑨还有北京话词语的特殊读音和北京话的土俗音所产生的异读。如“蝴蝶”读 húdié,而北京土音读 hùtiěr.“雀盲眼”,北京话土俗音把“雀”(què)读成qiǎo.以上情况说明,为更好地推广普通话,必须进行审音。
  1955年召开的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决定聘请专家进行普通话审音。1956年1月普通话审音委员会成立,负责人是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也就是后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罗常培先生,委员中有丁声树、魏建功、吴文琪、周祖谟、高名凯、陆志韦、陆宗达、徐世荣等语言文字学家。审音委员会于同年4月27日召开第二次委员会,会议原则通过语言研究所拟定《普通话审音原则》(草案)。审订工作的步骤是:分批审查,分期发表。在审音委员会主持下,对普通话异读词进行收集整理,从学理上和社会应用上进行研究,组织讨论会。经过大量工作,1957年8月编成《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初稿》共收异读词666条,逐条注明审订的读音。此后,于1959年5月编成《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初稿》续编,收异读词569条。1962年12月编成《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初稿》三编,收异读词600条,并对此前发表的《审音表初稿》一编、二编的部分条目,根据各方面的意见作了修改。1963年2月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初稿》一编、二编、三编合为《普通话异读词三次审音表初稿》,长达八年的审音工作成果都反映在这个总表里了。1966年至1976年因“文化大革命”,审音工作被迫中断。1982年6月重建了普通话审音委员会,继续以往的工作,着手对《初稿》进行修订。经过三年的工作,1985年12月公布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新一届审音委员会由王力任主任,那时他已82岁高龄。在《审音表》公布后不久,即1986年5月3日王力先生与世长辞。完成审音工作是他对国家语言文字事业的最后贡献。
  审音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如下面的异读在上个世纪50 年代是常困扰人们的异读:“波浪”的“波”读pō\bō,“荒谬”的“谬”读 miù\niù,“缔结”的“缔”读dì\tì,“包括”的“括”读kuò\guā, “步骤”的“骤”读zhòu\zòu,“接触”的“触”读chù\zhù,“森林”的“森”读sēn\shēn,“秘密”的“秘”读mì\bì,“机械”的“械”读xiè\ jiè,“商埠”的“埠”读bù\ fǔ,“溃疡”的“溃”读kuì\huì,“收获”的“获”读huò\hù,“熟练”的“熟”读shú\shóu,“淋雨”的“淋”读lín\lún,“娇嫩”的“嫩”读nùn\nèn,“琴弦”的“弦”读xián\xuán,“恶劣”的“劣”读liè\lǜè,“跃进”的“跃”读yuè\yào,“疾病”的“疾”读jī\jí,“复杂”的“复”读fù\fǔ,“特殊”的“殊”读shū\chū,“侵略”的“侵”读qīn\qǐn,“质量”的“质”读zhǐ\zhì,“细菌”的“菌”读jūn\jǔn,“号召”的“召”读zhāo\zhào,“伪装”的“伪”读wěi\wèi,“卡片”的“卡”读kǎ\qiǎ,“暴露”的“暴”读bào\pù,“巷道”的“巷”读hàng\xiàng,“五更”的“更”读gēng\jīng等,现在都解决了。审音工作对推广普通话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当然审音工作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凿”定为统读záo,是白读音,“凿枘不容”、“言之凿凿”这种具书面语特点的成语,念白读音是很不习惯的。还有一些新起的异读,像“的”,在“打的”“的哥”里读dī,这是以前没有的。
 来源:《语言文字周报》 (作者是中国辞书学会名誉会长,原国家语委副主任)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重庆大学A区  电话:023-65102369 邮箱:cyb@cqu.edu.cn
渝ICP备09063900号 技术支持:曼昆科技 建议在IE7以上的浏览器 1440*900分辨率下浏览本站